当前位置: > www.108mg.com > 真的是这样吗www.108mg.com

真的是这样吗www.108mg.com

时间:2017-05-16 16:54 来源:未知 点击:
,www.108mg.com
真的是这样吗?安名莉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像南慧这么乐观,因为情况不同,南慧没有家人的顾虑,而她却有安家那层想斩也斩不断的血缘关系。她真的好喜欢和费巳垠一起生活的感觉,她想嫁给他成就一个家、想生他的孩子,让他们的孩子拥有她这辈从未拥有过亲情与关怀。她真的好想,好想。第八章客厅里的电视正播放着连续剧,整个客厅除了电视的声音没有其它声响。安名莉坐在沙发上,双眼直视着正前方四十二寸的液晶电视,却是视而不见,根本就没在看它到底演了些什么。她一直在想一件事,一直想,已经想了好几天了。“巳垠?”她开口叫道。“嗯?”枕在她腿上看小说的费巳垠轻应了一声。“我们结婚好不好?”“嗯。”他应声道,接着却浑身一僵的猛然翻身而起,差点没从沙发上摔下来。他迅速的爬坐起来,把手上的小说丢到一旁,一把扣住她的肩膀,将她整个人转向自己,目不转睛的紧盯若她的双眼。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他小心翼翼的问道,难以置信到连呼吸都暂停下来了。“我们结婚好不好?”她直视着他再说一次,可是他却呆呆的看着她一动也不动,也没有任何反应。“你愿意娶我吗?”她眨了眨眼,改以犹豫而不确定的口吻问道。她一直在想自己该不该和他结婚,却没想过他要不要、愿不愿意娶她这件事。因为他跟她说过他爱她,所以她就以为结婚不会有问题,但是也许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和她结婚,这样的话该怎么办?“嗯,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,我只是!”“我当然愿意!”费巳垠迅速的说道,整个人雀跃得像要飞起来一样。这是到底是怎么发生的,他还以为自己要当一辈子的地下情夫,永远见不得光呐,结果她竟然向他求婚,他不是在作梦吧?“你是认真的吗?不是在跟我开玩笑,对不对?”他凝视着她,一脸严肃的问道。“嗯。”安名莉对他点点头。“你确定?”他再问一次。“确定。”“真的确定?”“嗯。”看她一脸坚定不移、永生不悔的表情,费巳垠再也遏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和喜悦,猛然将她拥进怀里紧紧的抱住,然后又放开她,站起身来,双手?腰的仰天大笑了好几声,接着他一转身,又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来转圈,整个人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,Happy到不行。“老婆,老婆,你终于是我老婆了。”他哈哈大笑的大声宣布。安名莉被他夸张的反应吓得目瞪口呆,随即又被他的愉快感染得笑不可遏。“你不要这么夸张啦。”她笑声道。“我太高兴了,耶!耶!”他加快转圈的速度,吓得她惊叫连连。“你不要这样,我头晕了啦,快放我下来,啊……””她搂紧他的脖子,又叫又笑的道。“老婆。”他停下转圈,放她双脚落地,深情款款的凝望着她叫道。他的模样让她坪然心动。“你高兴吗?”她问他。费巳垠用力的点头,笑咧嘴的模样看起来又有点呆呆的。“就要娶一个大麻烦了,你还这么高兴?”她取笑的对他说。“哪来的大麻烦?”他笑容满面的问。“我呀。”“我只看见一个大美人。”他笑着吻了她一下,迫不及待的问:“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好?明天怎样?”她一呆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“别开玩笑了,我都还没见过你爸妈,这种先斩后奏的事我才做不出来。”他微僵了一下,她没提到这点的话,他都忘了还有老妈那个难题没解决。“怎么了?”安名莉敏感的察觉他有些不对劲。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想到你父亲那边该怎么办而已。”他还不想让她知道母亲的问题,将注意力转到另一件也是需要解决的问题。她脸上表情瞬间冷漠了下来。“不需要跟他们说,就当我和南慧一样,是个没有父母、家人的孤儿吧。”“事实与假想之间有很大的差别。”他提醒说。“我知道。但是我希望自己是以孤儿的身份和你结婚,换句话就是说,当安家那些人找上门的时候,你可以完全不用理会他们,甚至当他们是招摇撞骗的骗子也没关系,尽管将他们赶走就行了。”她冷淡得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。“名莉……”“什么都别说,就这么决定。”她摇头打断他的话。“你知道这样别人会说什么吗?”费巳垠没理她的决定,径自问道。“我知道这样做也许会让你背上一些批评或流言??”“我一点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,我在乎的是你的感受.”他眉头紧蹙、一脸担心的看着她。“你真的要我这样做吗?如果安氏企业发生财务危机,就要倒闭或吃上官司而找上我救助的话,你也要我不用理会他们吗?我是做得到,问题在于你不会为此挣扎、难过。”“上次的事已经教会我不要再对他们感情用事了。”“但是你还是会挣扎、会难过。”他说出两人都心知肚明的事。“我会慢慢克服的。”她眼神坚定的说。“我不想见你难过。”他的眉头连一秒也没有松开过。“长痛不如短痛,亚心性循环只会让我更难过,你应该也知道这个道理,不是吗?”她很感动他这么为她着想,还想了那么多。“可是……”“我爱你,巳垠。”费巳垠整个人愣住,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说这三个字,尽管他都快把ILoveYou阂爱你变成口头禅了,她却从未跟他说过半次,直到现在。“谢谢你的包容和等待。”安名莉走进他怀里,伸手圈抱住他,倚靠在他胸前轻声说道:“过去的我一直画地自限的把自己困在一个小框框里,什么都不做,就只会担心这担心那的。是你把我拉出那个框框,告诉我不举步巨法前进,不展翅巨法高飞,要想获得幸福,就必须有面对一切的勇气,我已经觉悟了,不想再逃了。”“你不怕吗?”他回抱着她,语气里仍有丝担心。“怕什么?”她抬起头来看着他。“伤心还是失望?以前我一个人的时候,也不是没有承受过这些,更何况现在我身边还有你在。”一顿,她信心满满的说:“不,我不怕。”看出她破釜沉舟的决心,费巳垠深吸了一口气,对她点了点头。“我知道了。”看来,安家那群讨人厌的家伙已不再是阻碍他们的问题,他们之间,就只剩下老妈那一关了。***************隔天,费巳垠藉讨论公事的理由,回父母家吃午饭。进门后,他向仍不太想理他的老妈打了声招呼后,父子俩立刻窝进书房处理‘公事’。“爸,最近有什么进展吗?”书房门一关上,费巳垠迫不及待的问道。费云点点头,却叹息道:“我已经找到问题症结点了,不过找不到解决办法。”“您知道妈为什么反对了?”他惊喜地问。“嗯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你知道你妈有一个住在疗养院二十几年的朋友吗?”“知道,我曾听妈说过,那是她学生时代最要好的朋友。爸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,难道这和妈的反对有关吗?”费云用力的呼出一口气之后,无奈的点点头。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爸?”他简直是一头雾水,怎么想也想不通他和名莉的事,为什么会扯到老妈的朋友身上去呢?更多精彩伽51390查看“简单的说,安胜雄就是当年对你妈的朋友始乱终弃,害得她朋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。你妈反对的并不是你女朋友,而是她的父亲安胜雄。”费巳垠目瞪口呆的看着父亲,简直不敢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凑巧又离谱的事情。“这太没有道理了。”他摇着头,“名莉上名莉,安胜雄是安胜雄,妈怎么可以为了这样一个理由而反对?况且名莉对于自己的父母是谁,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呀。”“这道理我们都知道,但是人的感情不是用道理就可以左右的。”费云能体谅妻子的心情。“妈会不会搞错了?害她朋友的安胜雄并不是那个安胜雄。”费巳垠烦躁的爬乱头发。“你妈不是一个会把事情搞错二十几年的人。”“所以为了那样一个混蛋家伙,名莉就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,我就必须要放弃所爱的人吗?”他怒不可遏的咬牙道。“你先冷静下来,没有人这样说。”他用力吸了一口气,控制住自己的情绪。“爸,名莉是无辜的,我绝对不会为了妈的反对就放弃她,离开她的。”他坚定的说。“这点我早就猜到了,问题在于,你可以做到不在乎你妈的感受吗?”费云平静的看着儿子问道。他闻言抿紧了嘴巴。他做不到,因为老妈待他比对亲生儿子宇杰还要好,叫他怎能不在乎她的感受?如果他真能不在乎的话,现下就不必这么苦恼了。“那家伙从来就没有关心过名莉,在那个家里,名莉比一个外人还不如,从未拥有一丝家庭的温暖。如果妈的朋友是受害者的话,名莉她也是,不同的只在于她身上倒霉的流着那家伙的血而已,但是这并不是她可以选择的,我真的不懂,妈为什么要为此而反对?”费云也是一脸无奈。“你女朋友她知道你妈反对你们交往的事吗?”“我没让她知道。”“为什么?担心她会受伤吗?”他点头。“名莉从小就不曾享受过父母的关爱和家庭的温暖,我本来希望她可以因为嫁给我而拥有她过去从没拥有过的亲情,没想到……”“你妈会反对?”费云接口。费巳垠无奈的吐了一口大气。“名莉的心很软,如果让她知道妈反对我们结婚的话,我担心的不只是她会受伤而已,更怕她会为了不破坏我和妈的母子关系而选择离开。她就是这种人。”“我看,你们俩干脆先去结婚,先把名份定下来好了。”费云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会儿,蓦然提出如此建议。“爸?”费巳垠惊讶的看向他。“只要结婚,你就不必担心她会离开了,不是吗?”“话是没错,但是??”“你妈这边就顺其自然吧。人是有感情的动物,她们婆媳相处久了,自然会有感情。”“其实我也不是没想过可以这样做,但是没办法。”费巳垠摇头道。“为什么没办法?”“因为名莉现在一心只想来跟爸妈见个面,她说先斩后奏的事她做不出来。”“没想到她这么有心。”有心有什么用,老妈又不在乎,也不会因此就接受她。可恶,他真的快要烦死了,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复杂难解?他到底怎么做才好呢?真是千头万绪。他干脆学名莉把自己当成没父母的孤儿算了……啊,他真的是快要被搞疯了,他不管了啦!“爸,我们约一天到外面吃饭吧。请您当代表,就当妈当天临时有事不能赴约,您来见见名莉,然后给个乐见其成的祝福,之后我再找借口拉她去结婚,这是我现在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。”他豁出去的决定道。“决定先斩后奏了?”“我已经想不出别的办法了,总不能让她带着孩子离开我。”“孩子?”费云双眼圆瞠的惊叫道。“虽然还不是百分之百的肯定,但是至少有七、八成的把握,名莉她可能已经怀孕了。”费云有种既兴奋又想骂人的感觉,兴奋是因为自己就快要当爷爷了,想骂人则是因为他从没教过儿子做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呀,还没结婚,就把人家小姐的肚子搞大。“你这孩子都不避孕吗?”他蹙眉道。“我是故意的。”“故意的?”“我想看在孩子的份上,妈应该就不会再坚决反对了。”费云恍然大悟的击掌大笑出声。“这倒是个好方法,你之前怎么都不提呢?”“这是以防万一,逼妈就范的法子,我本来不想用的。”费巳垠眉头紧蹙,脸上充满了自责与不愿的表情。“我可不容许我们费家有私生子的事发生。”费云一脸严肃的说。“我也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。”他口气虽坚定,但脸上仍有些迟疑,“爸,妈那边……”“先瞒着你妈好了,等媳妇进了门,身体状况稳定下来之后再说。”费云决定道。费巳垠叹了口气,他真的很不想欺瞒老妈,没有得到她的祝福就结婚。“不要想这么多,你该想,该做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快点安排我捍来媳妇见面的时间,然后尽快结婚,如果她真怀孕的话,过不了多久就会开始孕吐了,那时候她会很不舒服。”“很不舒服?”费云点点头。“我记得当年大嫂怀你,和你妈怀宇杰的时候,两个人都吃了不少苦,你妈吃什么吐什么,吐到胆汁都吐出来了,后来还到医院住了一个月,吓得我到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。你最好从现在开始就做好心理准备。”“爸,你不要吓我。”他愈听愈担心。“我没有吓你,而是以过来人的经验给你良心的建议。我们费家的男人天不怕地不怕,唯独怕老婆怀孕生孩子,像个魔咒一样。”费云叹了口气,意有所指的瞄了他一眼,“要不然你以为,为什么你和宇杰都是独生子?”费巳垠脸色很凝重。女人怀孕生孩子,真的有这么可怕吗?街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小孩,也可以看到孕妇,怀孕生孩子对女人来说应该是很自然的一件事,不至于难到哪里去吧?可是老爸说吃什么吐什么,吐到连胆汁都吐出来,还要住院。他想像着那感觉,再将那种情形和名莉连在一起,脸色迅速地泛白了起来。“挺着点,儿子,这只是刚开始而已。”“也许名莉根本就还没有怀孕。”费巳垠抬起头来,咽了咽口水,自我安慰道。“你们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就知道了。”费巳垠没办法等到明天,一离开父母家,就火烧般的立刻打电话给准老婆,要她下午请假陪他去一个地方,无奈却因为她早已约好客户要做简报,而且对方人都已经到公司了,所以不得不作罢。下午不行,那就改下班后再去看诊吧。可谁知他却被一个临时跑来的日本客户绊住,搞到十点都还回不了家,等他终于踏进家门时,已经超过半夜十一点了,妇道科自然也全都打烊了,他只好勉为其难的在回家的路上,到便利商店买了一盒验孕卡回来。推开大门,屋里客厅的灯亮着,电视也开着,看电视的人却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他轻轻地关上门,走到安名莉身边坐下,伸手轻触她的脸,她的眉,她却一动也不动的睡得好熟。他看了一眼装着验孕卡的公文包,再看向她熟睡的脸,挣扎了一会儿,还是放弃的轻叹一口气。让她睡吧,反正他都等了大半天了,再多等一个晚上又何妨呢?他小心翼翼地伸手将她从沙发上抱起,抱进房里,让她睡在床上。她真的睡得很熟,竟然连这样也没能将她吵醒,是白天工作太累的关系吗?还是因为她的身体真的产生变化,腹中正孕育着他们的孩子,才让她如此疲累?费巳垠的手不由自主的停放在她平坦的小腹上,想到可能有个小生命正在里头成长,他就觉得好不可思议,但是一想到老爸所说的话,吐到连胆汁都吐出来了!他就全身僵硬,甚至于想祈祷希望她没有怀孕。有,还是没有?他到底是希望,还是不希望她怀孕?他快要被这两个问题给逼疯了,希望今晚他不要为此而失眠。看着她的睡脸长吁短叹了一会儿,他起身走进浴室洗澡,没想到等他出来时,之前睡得不省人事的她竟清醒的坐在床铺上,对着他微笑。“你回来啦?”“怎么醒了?”他讶异的问道。“被吓醒的。”他闻言,立刻转头查看四周,想找出吓醒她的东西,却听她接着说,“我没想到自己会睡着,还真是被自己吓醒的。”他松了一口气。“睡着就睡着了,干么要把自己吓醒?”他爬上床不解的问。“因为我想等你回来,有件事要跟你说。”“什么事?”“你……”她却欲言又止了起来,脸上有着些许不安。“怎么了?”他有些担忧的伸手将她拥进怀里,柔声问道。“巳垠,我……好像怀孕了。”她低声对他说。他一听,整个人僵住了,脸色也刷地变白。安名莉看到他的反应之后心一冷,她面无血色的一把将他推开,就想跳下床,离开他。“等一下,你要去哪儿?”费巳垠迅速回神,眼捷手快的将她一把拉回怀中,紧紧抱住。“不用你管,放开我。”她挣扎的说,豆大的泪就这么从她眼眶里滑落下来,吓了他一大跳。“怎么了,亲爱的?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还是我做错什么,说错什么了?”他着急的问,有点手足无措。“你一脸震惊,不要孩子。”她哽咽挣扎的指控道,伤心欲绝。费巳垠一呆,很快就明白是自己刚才的反应惹的祸。“我没有不要孩子,我只是太害怕你怀孕后会产生的症状,怕得不知所措。你要相信我,我爱你,又怎么会不要我们的孩子呢?”他迅速地向她解释,同时温柔的抹去她脸上的泪水,吻着她。“也许你不想那么快有孩子。”她吸了吸鼻子说。“褚力驭的女儿都读幼儿园了,我们这哪叫快?”他帮她散落颊边的头发塞到耳后,一脸担忧的凝望着她柔声问道:“你觉得怎么样?会想吐吗?身体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?有没有特别想吃什么?”安名莉摇摇头,看他这么关心她,突然觉得自己刚才过度的反应好像有点好笑,又有点尴尬。“真的吗?”她再次点点头。“有任何不舒服都要告诉我。”费巳垠凝望着她,认真的交代。“不管我当时是在干么,睡觉,上班,开会,出差??不,今后十个月我都不会出差,会陪在你身边照顾你,所以你不要紧张,一定要以平常心来面对,知道吗?”她点头,想告诉他,其实她一点也不紧张,他却没让她有机会说话,叨叨念念的接着说??“对了,明天开始就不要上班了,家事你什么都别做,我会叫一周来两次的钟点女佣增加班次……”他不满意的摇了摇头,“不行,还是请一个全职的欧巴桑来好了,周一到周五,最好是有照顾过孕妇经验的,这样才可以在我去上班时顺便照顾你。另外,我看我们再请一个厨师到家里来!”他愈说愈夸张,让安名莉听了哭笑不得,啼笑皆非的伸手将他的嘴巴给捣住。“停下来。”“怎么了?”他将她的手拿开,一脸不解又担心的问道。“你刚才自己说就要以平常心面对,现在你又在干么?”他张口欲言,却无言以对的皱起眉头。“不要紧张,一定要以平常心来面对,嗯?”她似笑非笑的斜睨着他,模他道,可是心里却涨满了幸福与感动。他是真的在乎她,关心她,爱她,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的,他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语都在告诉她这件事。不是特意说的,却是发自内心,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爱,更让人感动。他是真的爱她,很爱,很爱。“我爱你,费巳垠。很爱,很爱你。”柔柔地偎进他怀里,她情生意动的对他说。费巳垠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,幸福地拥着她微笑,深情地回道:“我也一样,很爱你。”第九章接到儿子的电话,约好中午一起吃饭的时间和餐厅之后,费云便开始为了得说谎欺骗老婆而感到忐忑不安。借口他从昨天中午和儿子谈过之后就开始想了,没有太大的问题,问题在于,他真的有办法面不改色的对老婆说谎吗?这真的是一大挑战。踌躇了一个早上,眼看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,他终于鼓起勇气,小心翼翼地走到坐在窗前摇椅上,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叶香庭面前,佯装轻松的开口道:“老婆,我要出去一趟,以前商场上的朋友从新加坡来,找我去吃饭。”“新加坡来的朋友?”她缓慢地抬头看了他一眼。“对。”他小心不露紧张的点头。叶香庭目不转睛的看着他,看得他心里有点发毛。“我以为你中午要和儿子和他女朋友一起吃饭?”她冷不防的开口道,吓得他浑身僵硬,感觉像被雷打到一样。“老婆,你,你怎么会……”他结结巴巴的词穷了。“怎么会知道?”她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,“因为早上你在客厅接电话的时候,我在房里接。”这下子真的是玩完了。费云的脑袋一片空白,反应能力瞬间全丧失了。意思就是说,他和儿子早上在电话里说的话,她全听见了?包括他打算瞒着她和儿子的女朋友吃饭见面,以及他们父子俩计划不理她,先将媳妇娶进门的事?这下子他真的是罪证确凿的死定了,大事不妙。“老婆,你听我说,我??”他着急的想解释。“我想问一个问题。”她打断他。“什么问题?”他紧张的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地问。“怀孕的事是真的吗?”***************坐在餐厅里,安名莉紧张得坐立不安。“别这么紧张,我爸妈他们人很好的。”费巳垠安抚的对她说,没想到她会这么紧张。不过和她比起来,他的紧张也有过之而无不及,虽然外表上看不出来。真是奇怪了,为什么老爸道现在还没到?都超过他们约定的时间了,没道理比谁都守时的老爸会迟到,却连一通电话都没打给他呀,除非是被老妈给绊住了,没办法打电话。老爸该不会真的被老妈绊住,没办法来赴约了吧?不会这么逊吧?逊是没关系啦,他比较担心的是老爸抵挡不了老妈的逼问,不仅把什么事兜出来,甚至还把老妈带来的话,那该怎么办?也许他该在他们还没到达之前,赶快先带名莉离开,现在就走。可是如果是他多虑了,老爸只是单纯迟到而已,他这样丢下老爸离开也不好,重点是,名莉没亲眼见到长辈,没亲耳听到长辈的首肯,又怎会同意和他签下结婚证书,去户政机关登记呢?真是的,为什么看别人结婚好像很简单,他想结婚就这么难?“我到外面去打通段话看爸他们到哪里了,你别紧张,等我喔。”费巳垠坐立难安的起身道,看到她点头后,才转身朝餐厅出口走去。他边走边掏出手机来打电话,却在抬起头来的瞬间,看到老爸和老妈一起走进来,吓得他当场呆若木鸡的僵在原地上,动弹不了。老爸看到他,立刻给了他一个充满歉意的表情。老妈看见他,脸上迅速闪过伤心与失望,然后便是完全的冷漠与面无表情,让他有如狠狠挨了一巴掌一样。爸妈一起走向他,停在他面前。“对不起,我们迟到了。”老爸如此对他说,但费巳垠却可以感觉到,老爸的对不起并不是为了迟到,而是针对原定计划的失败。他先对老爸摇了下头,然后转头看向老妈,歉然的低声道歉,“对不起,妈。”叶香庭沉默着没应声,费云只好开口打圆场。“先坐下来再说吧,别站在这里挡了人家的路。”费巳垠闻言,身体瞬间更加僵硬。他现在是进退维谷,完全不知所措、无计可施了,老爸怎么还火上加油?他难道忘了老妈的反对态度,和名莉现在的身体状况吗?他怎么能让她们两人见面?还是老爸的意思是要他另外找个座位坐下来?这个方法好像??“巳垠?”安名莉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,让他脸上的血色尽失。他僵硬地而缓慢地回头看她走到他身边,脑袋一片空白。她对他微微一笑,样子仍有点紧张,却在转头面向他爸妈之后,让自己变得落落大方。“叔叔、阿姨,你们好,第一次见面,我叫安名莉。”她微笑的自我介绍,看起来温柔、自信又美丽,任谁看了都会喜欢。但是问题在于老妈也会喜欢吗?费巳垠紧张的看向母亲,却意外的发现她正目不转睛的瞪着名莉,不仅呆若木鸡的一动也不动,还愕然的张着嘴巴。不止老妈有这样奇怪的反应,连老爸也一样,他们俩就像被吓呆了一样。“爸?妈?”他不解的出声唤道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叶香庭眨了眨眼,突然激动的一把拉住安名莉的手问道,吓了费巳垠一大跳。“妈!”他反射性的抓住母亲的手,怕她伤害道名莉。“先别紧张。”费云安抚的对他说,将他拉开。“可是……”他正想说话,却见餐厅服务员走向他们,客气的对他们说:“对不起,可不可以请四位回到座位上坐?“好,抱歉。”费云伸手圈住神情激动的妻子说:“老婆,有什么话,我们坐下来再说。”发生了什么事?安名莉无声的看向他问道。我也是一头雾水。费巳垠摇头以眉头深锁的表情回答她。四个人在服务人员的带领下,回到他们原先的桌位坐下。费云夫妻坐在同一边,而叶香庭就坐在安名莉的正对面。他们俩坐下之后,仍旧继续盯着安名莉看得目不转睛。“爸、妈,你们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为什么一直看着名莉?”费巳垠再也忍不住的开口问道。费云回神,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回答儿子的问题,叶香庭的手就突然越过桌面,再度握住名莉的手,激动的问:“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?你爸是谁?你妈叫什么名字?”“妈!”费巳垠的话却被他老爸摇头打断。“我听巳垠说过,你叫安名莉,父亲是安氏企业的安胜雄是不是?”费云和蔼可亲的对着安名莉说。“是。”安名莉迅速的看了费巳垠一眼,然后犹豫的回答。她知道自己父亲在业界的名声并不是很好。“那你妈呢?我指的不是安夫人,而是你亲生母亲,你知道关于她的任何事吗?知道她的名字吗?”安名莉神情黯淡的摇了摇头,“我只知道她在生下我没多久之后就死了,她死了之后,我才被送到安家的。”“胡说八道,你妈根本就没死!”叶香庭激动的反驳。安名莉惊愕的看着她,费巳垠也忍不住愕然的问:“妈,你说什么?”“我说你妈还活着,根本就没死。”她看着安名莉说。安名莉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,根本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事实。生她的妈妈还活着,根本没死?这是真的吗?如果是真的,这二十几年来,她为什么从来没有来看过她一次,也从没和她联系过?或者,她根本就遗忘了自己曾经生过这么一个女儿?“妈,你怎么知道名莉的妈妈还活着?你认识她吗?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吗?为什么我之前从没听你说过?她是谁?”费巳垠问出满腹的疑问。“她就是你妈住在疗养院的那个朋友。”费云回答道。“什么?”费巳垠愕然的看向老爸。“在看见名莉之前,我和你妈也不知道名莉会是姣心的女儿。姣心就是你妈的名字。陈姣心。”费云向安名莉解释。“她因为精神异常的关系,已经在那间疗养院住了二十五年了,我们常常去看她,她却不一定每次都认得我们。她偶尔心情好的时候,会阂们聊天,最爱说的就是她生了一个很漂亮的女儿,大家兜长得很像她。“我们问过她大姐,也就是你阿姨关于孩子的事,她说孩子早就死了,所以你妈她才会变成这样。我们全都不疑有他,没想道……”他轻叹一口气,没再继续说。“我们真的都相信孩子死了,直到看到你才知道事实根本不是这样,你长得好像你妈,真的一模一样。”叶香庭泪流满面的紧握着安名莉的手说。面对这意外的往事与身世,安名莉震惊得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费巳垠弄清楚事情后,满心的惊喜,依现在这情形来看,老妈应该不会再反对他和名莉的婚事才对吧?他才这么想而已,就看见母亲拿起桌上的纸巾抹去脸上的泪水,展开一个慈母式的关怀笑容,“我听说你怀孕了是不是?那婚礼得赶快办一办才行呐。”他咧嘴微笑。***************婚事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安名莉和总裁交往、正准备结婚的事,也在公司里传开了。她本来有点担心会招人侧目与排斥,但费巳垠完全不按理出牌的方式,让多舌多事之人想中伤她也难。比如说,他每天接送她上下班的方式是接送到她办公室的座位上,然后才离开。离开之前,他会对她部门的同事一本正经的说出类似“麻烦各位多照顾了。”“今天又要麻烦大家了”的话,让大家想不照顾她都不行,毕竟这可是总裁亲口拜托的。除此之外,他有空就会跑来设计部来看她,这种活像突击检查的方式,谁还敢对她“不敬”呀?另外,他逢人就会哀叹起他可怜的“地下情人”遭遇也是一绝,那让人完全相信在他们俩的恋情中,他是主动的一方,而她则是被动、略带点被迫的人。他的细心捍雨绸缪让她感动到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静静地将这一切收藏在心中,化做更爱他的能量。“名莉,电话,一线。”办公室里,突然有同事扬声叫道,让她瞬间回过神来。“好,谢谢。”她说,接起电话。“喂,您好,我是安名莉。”“我是你哥,在一楼大厅,下来吧。”她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,耳朵嗡嗡作响的全是那“我是你哥”。安谨豪在楼下大厅?他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,怎么会跑来找她?难道,她和费巳垠要结婚的事已经传到安家人耳里了?虽然她知道这是迟早的事,但是他们这么快就找上门,还是让她觉得讽刺又难堪。“对不起,我想我没话可以和你说,你回去吧。”她冷淡的回道。想看更多文章吗?那么伽qq:51390“爸爸有话和你说,他叫你下来。”爸爸他也来了?他们到底来做什么的,又想从她??或者该说从费巳垠这里得到什么?她并不想诋毁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父兄,但是经过上回他们利用她的孝心骗她出嫁的事之后,如今他们竟然还敢以一副命令的姿态来找她,就知道他们已经无耻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了。现在的她完全不想见到任何安家人,尤其在她疗养院见过母亲之后,或者,她该用魔鬼来称呼他们更合适?她的出现终于让姣惠阿姨说出了实话,告诉她安胜雄是如何脚踏两条船,一方面利用她妈妈深爱他的心,享受妈妈无怨无悔的付出,一方面又攀上有钱人家的千金,平步青云。妈妈为他堕胎多次,他却利用让那个千金小姐受孕不得不娶对方,否则一切奋斗努力都白费为理由,娶了别人,再用舌灿莲花的甜言蜜语大享齐人之福,直到妈妈又怀孕了,不愿再堕胎,他才露出真面目,无所不用其极的想除去妈妈肚子里的孩子,也就是她。妈妈终于看清一切离开他,但接下来的日子里却意外频传,威胁恐吓样样来,搞得妈妈神经衰落,孩子生下来没多久之后,神智就陷入不正常的恍惚中了。外公、外婆没办法原谅把害女儿变成这样的男人,更没办法养育那个人的骨肉,便将她连同一些足以证明她身份的文件送到安家,要他们自己把小孩养大,而如果他们敢对小孩怎样,刚刚起步的安氏企业将会做为陪葬。事实是如此的伤人,但从另一方面来看,却也让她得到了救赎。原本安家养育她并不是看在血缘的份上,而是被迫的。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在那个家里她始终像个外人一样,永远跨不进家人的圈圈里,原来这就是原因,原来她的爸爸从未要过她,连一分钟一秒钟都没有。他不是她的爸爸,只是提供精子让妈妈受孕的男人而已。她终于看开了,再也没有血缘亲情那一层包袱束缚着她了,再也没有了。“我知道了。”安名莉冷淡的说,然后挂断电话,直接拨打未婚夫的总裁专线。“是我。”“怎么了,老婆?”一认出她的声音,费巳垠立刻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哪儿不舒服?我现在就过去,你等我。”“等一下!”她忙不迭的叫住他,“我很好,没事,打电话给你是为了别的事。”“你确定你没事?”他不放心的问。“我有没有事,你不是比谁都清楚吗?也不算算你自己究竟放了多少眼线在我身边。”她翻白眼,忍不住说道。“什么眼线?”“装傻。”上回她只是突然感叹造物者的神奇,摸了摸她孕育着他们的孩子但依然平坦的肚子而已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他立刻紧张兮兮的从楼上的总裁办公室跑到她身边。还有,她去上个厕所,只是时间久了点而已,他也会突然从通往女厕的走廊上冒出来。他这样还敢说没眼线?鬼才相信呐。“谁装傻?”他还在装。“再装就不像了。”她哼声道。费巳垠在电话那头低低地笑了几声,“我都妥协让你继续到公司上班了,你就让我安心一下嘛。”“我不是不让你安心,而是你这样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?我才怀孕两个月而已,又不是快要生了,你不觉得这样有点夸张吗?”“会吗?我你本来还想把你的座位移到我办公室来,不过老妈说这样可能会动到胎神,只好作罢。”他小抱怨的说。本篇小说由蓝颜空间首发,如有雷同,纯属盗版。“你可以更夸张一点没关系,例如把你的座位移到我办公室来怎样?”她翻白眼,建议道。“我正在考虑这个可行性。”他一本正经的回答道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害她哑口无言。“对了,你找我有什么事,老婆?”他问道。幸福、愉快的氛围一瞬间被打散,安名莉回到现实。“他们来找我了。”她叹息的对他说。不需要多加言明,费巳垠立刻明白她指的人是谁。“在哪儿?”他沉声问道。“一楼大厅。”“我下去就好,你别下去。”他立刻交代道,一顿后又语带犹豫地问道:“你想下去见他们吗?”“不想。”她没有犹豫,直接回答。“好。那么就交给我吧。你有什么话要我转告的吗?”“没有。”她冷淡的说。“你还好吧,老婆?”他担忧的问。“还好。”“真的吗?”“真的。”“你想先回家休息吗?我叫司机开车先送你回去。”他不放心的又问。安名莉无奈的一笑,拿他的爱操心没辙,不过??她略微考虑一下他的建议,回家休息?这么一来即使她没下去,他们不甘心的再打电话上来找她,她也不必再被他们骚扰或承受别人好奇的眼光。这建议好像不错,她手上的设计案刚结束,现在也没什么事要忙,她可以放心离开。“好。”她回答道,决定提早下班回家睡午觉。“那你收拾一下,我会叫司机道你那一层楼的电梯旁等你。不用急,慢慢来没关系。”费巳垠柔声交代。“我知道。你下去吧,不必担心我。”“好。我再给你电话。”“嗯。”挂上电话,安名莉收拾东西,向经理告假后便让司机开车送她回家。心,异常的平静。第十章大概是睡饱了,所以轻微的关门声响就将她从睡眠中吵醒,安名莉睁开眼睛就看见亲亲未婚夫的脸出现在她面前,对他微微一笑,“你回来啦。”一看到她的反应,费巳垠便知道她一定把现在当成晚上,他刚加完班回家,完全忘了她提早下班,以及他说会打电话给她的事。真是伤脑筋,害他打电话找不到人,吓得三魂七魄飞了一半。不过他也没有理由怪人,是他自己爱担心的,司机都发誓说他是亲自送夫人到家门口,看着她开门走进屋里,关上门之后才离开的了,他却还是会担心。真的是被诅咒了,费家男人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老婆怀孕生孩子呀。“唉!”他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长气。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?”听见他的叹息,安名莉顿时睡意全消的坐起身,关心的凝望着他问道。“没什么,只是打电话你没接,有点被自己吓到了而已。”他安抚的对她笑了一笑,轻描淡写的说。“打电话?啊!”她双眼圆睁,猛然想起一切。“对不起,我睡着了。现在几点了?你打了很多通电话给我吗?对不起、对不起。”她双手合十的对他猛道歉。费巳垠微笑的将她拥进怀里,低头吻了她一下。“看样子你真的睡得很熟,连手机在响都没到对不对?这样,我总算真的能放心了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她眨了眨眼,愣然的问道。“这表示你是真的完全看开了。”“看什么!”安名莉突然住嘴,明白他指的是安家的事。她先轻吐了一口气,才开口问道:“结果他们想要什么?”“你觉得呢?”他不答反问。“攀亲带戚或是想卖女儿?”她只想得到这两个可能,应该不会有其它的了。“难过吗?”他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,略微担心的柔声问。“还好,反正早想得到。”她耸肩苦笑。“所以,他们想要什么?钱?”“最终的目的。”他点头。“所以我被卖了多少钱?”“五千万。”“原来我这么值钱,我现在才知道。”她自嘲的笑了笑。“对我来说,你是无价之宝。”他深情的说。她的心因他这句话变得暖烘烘的。“我知道。”她抬起头来吻了他一下,微笑的对他说。他的反应是低下头延长并加深这个由她开始的吻,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为止。“想知道我跟他们说了什么吗?”费巳垠开口道,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免得满脑子想的都是将她压倒的画面。怀孕仍在初期的她,不适合做床上运动。“你跟他们说什么?”她柔顺的问,大概知道他的感受,因为此时的她也有点受到欲望的困扰。都怪他这么会接吻啦,才一个吻而已,就让她全身发热燃烧。“我说我没兴趣和没眼光的人做生意??竟然把我老婆估得这么廉价,只值五千万?后面这两句当然是我心里的OS。”“我想,他们大概听不懂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”“的确,他们紧接着解释公司的营运和大环境有关,并不是他们经营不善之类的,说了一堆。我有点不耐烦,便直接挑明的说,他们在这里是得不到任何好处的,请回。”“可是,他们不可能就这样回去吧,对吧?”费巳垠点头。“他们说我敬酒不吃吃罚酒,说他们可以告我绑架他女儿,把我当三岁小孩似的。”他说着啧了一声。安名莉完全无言以对。爸爸他们应该是无计可施了,才会说出这么可笑的威胁吧?面对安家更有权势不知道几倍的费家,又掌握不到她这颗棋子,唯一能用的就只有一张嘴而已。可是她担心的并不是真短兵相接的一刻,而是接下来的后续发展。他们不可能会就此罢休的,接下里他们会做什么事,谁也不知道,感觉就像是一颗未爆弹一样,这才是她真正担心、放心不下的问题。“在想什么?”她眉头紧蹙的模样,让费巳垠看了十分担心。“他们不会善罢甘休。”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”“我不想带给你这么多麻烦。”“Apiececake!”“可是……”“别想这么多,你之前不是说全权交给我处理吗?如果他们真的太过分,惹火我的话,我也不是省油的灯,不会对他们客气的。”他对她说,温柔的语气中隐约透露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漠和强硬。安名莉转头看他,他却对她温柔一笑。更多精彩伽51390查看“我们的宝宝今天好吗?”他的手覆上她平坦的小腹,转移话题。“才两个多月而已,你要我怎么回答?”她哭笑不得的斜睨他一眼。她连宝宝的存在都还感觉不到好吗!“说好。”他说。“好。”她从善如流。“那宝宝的妈妈呢?今天好吗?”他又问。“很好。”这个她就可以自己回答了。她微笑的说。“那要不要跟宝宝的爸爸去约会?”她怀疑的看着他,不知道这回他又想卖什么关子。上回他这样问她之后,将她带到机场,坐飞机飞到日本去拍婚纱,害她又惊又喜又恼的不知道该感动还是生气,因为他害她隔天放了南慧和干女儿欢欢鸽子。她们三人早约好了要去木栅动物园玩的。“上哪儿约会?”她决定先问地点。“你想去哪儿?”这回由她决定吗?那太好了。这样就不必担心又会有什么特别惊喜让她又哭又笑了。呃,这样想会不会有点不知好歹呀?可是她又哭又笑的模样真的很丑,一个女人在自己所爱的男人面前,谁不希望保持美美的呀?虽然从他们俩相遇开始,她就已经丑态百出了,唉!“我们来去坐摩天轮看夜景好不好?”“啊?”费巳垠身体微微僵了僵,脸上表情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对劲。“亲爱的,你该不会有惧高症,不敢坐摩天轮吧?”她突然觉得很有趣。他竟然脸红了。“哇,你真的有惧高症啊,老公。”安名莉不可思议的叫道,随即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来。她脑海中浮现出他们坐在摩天轮里的画面,他双眼紧闭的瑟缩在她怀里,她则张开双臂保护的紧抱着他,嘴里还不断地安抚他说:“快到了、快到了,不要怕,不要怕喔。”哈哈哈,这实在是太好笑了!“你笑我?”“可是就真的很好笑,哈……”她笑不可遏的说,笑到眼泪都喷出来了。费巳垠完全拿她没辙,只能红着脸皱着眉头,虎落平阳被犬欺的任她嘲笑了。真是有损他男人的威风呀,可恨的惧高症!安名莉又笑了好一会儿才止住笑,但脸上仍漾满了笑意。“好可爱。”她没头没脑的说。“什么好可爱?”他疑惑的问。“你。”他的脸瞬间滑下三条线。“这是污辱。”他义正词严的说。她嘴角一咧,忍不住再度哈哈大笑出声,笑得东倒西歪。他忍无可忍,抓住她,吻了上去。笑声嘎然而止,她伸手圈住他颈项,主动迎上他的吻。于是,这对未婚夫妻在床上轻吻厮磨了好一会儿,直到两人都同意最好离床远一点,这才起身准备出门约会。至于他们去了哪里?那是人家小两口的事,你管这么多做什么!***************婚礼在五星级饭店里举行,只宴请了十桌,每桌要价三万六,每桌的回礼却超过三十六万,让安名莉第一次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真的是嫁进豪门了。会场有一整团的管弦乐队伴奏,与会的亲朋好友们吃吃喝喝、谈天说笑,气氛既轻松愉快又喜气洋洋,宾主尽欢。更多精彩伽51390查看安家的人当然不在宴会名单内,女方亲友团由姣惠阿姨一家人和南慧一家人??褚力驭为陪老婆,硬把自己当成了女方亲友团代表出席,院长妈妈也从彰化赶来参加。安名莉这辈子第一次拥有这么多的幸福,以及这么多人的祝福,让她遏制不住的几度感动落泪,泪洒会场。婚礼进行得超顺利,让她大大松了一口气,却也产生了好奇,不知道费巳垠到底做了什么,让安家的人没来闹场?因为太好奇了,让原本发誓不再主动提及安家人的她,在想了几天后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了。“你做了什么?”“什么做了什么?”费巳垠的目光从手上的小说移到她脸上。“安家。”“我还在猜你什么时候才会问呢。”他微微一笑,坐起身将小说放到一旁,再将她拉进怀里,轻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,才回答她的问题。“他们有把柄在我手上。”“什么把柄?”安名莉呆愣一下,疑惑的问。“你其实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。”“什么?”她整个人呆住。“脚踏两条船似乎是安胜雄的习惯,当年他摆脱你妈之后,很快的又交了一个女朋友,那个女人到现在还死心塌地的跟着他,帮他生了一个女儿,小你六岁。”安名莉震惊得说不出话来,因为有她这个前车之鉴之后,阿姨对爸爸根本就是妻管严,他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在外面金屋藏娇,甚至还生了一个孩子呢?她实在难以置信。“不相信?”她摇头又点头,花了点时间抚平震惊之后才说:“难以置信。这是真的吗?”费巳垠点点头。“我……也是觉得难以置信。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“不管是怎么做到的,他大概觉得自己做得天衣无缝,没有人会发现他这个秘密,所以在被我揭穿之后,一脸露出震惊又难以置信的表情,然后任我威胁。”更多精彩伽51390查看“他任你威胁?为了那对母女?”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但是安名莉却清楚地看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歉然与同情。“原来,”她听见自己低喃恍惚的声音,“他并不是天生无情,只爱自己而已,原来他也会爱人,懂得爱人。”“亲爱的。”他用拇指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,一脸担心的凝望着她。“我没事,我只是……”她摇头道,只是不懂为什么被爱,被保护的不是妈妈和她呢?她不懂为什么同样是与他同床共枕的女人,同样是流着他的血的女儿,得到的对待却是如此大相径庭,几乎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呢?她不懂真的不懂。人真的是一种奇怪又偏心的动物,感情这种东西明明就可以倍增,不是说分给一个人之后,就不能分给第二、第三个人,或者是分给第二、第三个人,感情就会被瓜分、会减少,他为什么就不能将爱分一点给妈妈和她呢?她们也是他的女人、他的女儿啊!心有点恨,还有不平和愤怒,但是想一想,不管是恨、不平或愤怒,能够更改过去吗?答案是不行。既然不行的话,她恨有何用,不平和愤怒又有何用?现在的她都这么幸福了,又有这么多人爱她,她又何必庸人自扰,为了过去的耿耿于怀呢?还是,算了吧。“我没事。”深吸一口气,安名莉再次开口,这次语气坚定了不少。“所以,他不会再来打扰我们了?”“应该不会了。”看着她松开的眉头,费巳垠一颗心也稍稍放了下来。“那其它人呢?”“他们刚好也有些把柄在我手上。”“你是不是偷开了一间征信社?”她一愣,眨了眨眼,忍不住开玩笑的说,表情有些哭笑不得。“是呀,所以你千万不能随便对男人笑,不管是已婚、未婚、老的、小的都不行,知道吗?”他一本正经的说。“老的、小的也不行?”她挑眉。“没错。”“那如果我肚子里的宝宝是个儿子,我也不能对他笑吗?”“我们的儿子除外。”“好。”她点点头,“那你也不能随便对女人笑,不管是已婚、未婚、老的、小的都不行,当然,如果我肚子里的宝宝是个女儿的话,我们的女儿除外、这就叫男女平等。”她贼笑道。费巳垠听了哈哈大笑,“丝毫不肯吃亏,嗯?”更多精彩伽51390查看“那当然。”她抬起下巴。他笑着拥抱着她,温柔的亲吻她一下。“没事吧?”还是不放心的问了。她点点头,立刻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。“真的吗?”“真的,”安名莉强调的点点头,“过去的事都过去了,重要的是现在我很幸福,那就够了。”“你现在很幸福吗?”他深深地凝望着她问道。“很幸福。”她微笑的响应。“因为我的关系?”“因为你的关系。”她直视着他的脸庞,毫不犹豫的答道。他深情地看着她,双手捧住她脸庞,怜爱的亲吻她。“谢谢你,老婆。”“谢什么?”“来到我生命中,让我爱你。”他深情地说。她微微一笑,对他摇了下头。“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。”她喃语的吻着他,“谢谢你来到我生命中,让我爱上你。”他轻轻颤抖,深深地吻住她。“我爱你。”尾声七个月后,安名莉生了一对龙凤胎,是她的第一胎,也是最后一胎,因为费已垠把自己结扎了。老婆生产时的痛楚令他永生难忘,虽然事后她反过来不断地安抚他说,这是女人的天职,而且在看到儿子女儿天使般的脸之后,再痛也是值得的,可他还是没办法接受让她再受一次生孩子的痛苦。“你是没办法接受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晕倒一次吧?”褚力驭如此糗他,因为在安名莉生产那天,他在产房里亲手接下宝宝抱给她看,再把宝宝交还给护士小姐后,就不支倒地,“砰”地一声晕倒了,事后成为大家的笑料。被大家笑他是不在乎啦,因为有子有女万事足,可是再让老婆受一次生产之苦可是万万不行,反正他们儿子女儿都有了,现在的他可是幸福得不得了??“爸爸,妹妹嗯嗯了。”安名莉叫道。即使要帮女儿把屎把尿,也影响不到他的好心情啦!“知道了,我就来了。”他扬声回道,转身走进房里。【全书完】  看更多精彩小说,记得加Q51390看完了帮忙转一转!你喜欢的人也会喜欢上你的,愿望明天就会实现哦!不转的小心一辈子都有缘无分哦!很灵的哦!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我是清雅儿,爱文字,也爱音乐。 请加我的QQ:51390,愿意成为你的朋友。你不会了解,www.108mg.com, 在你遇到我之前,www.108mg.com, 一切有多么乏味。 You can't know how you meet me in all before how boring. 推荐胡一菲Q5552905


首页 www.108mg.com mg注册送体验金 MG游戏-老品牌值得您信赖 mg电子游戏送彩金